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400-6690-688
垃圾焚烧发电的利与弊

人们对垃圾焚烧的恐惧,大多数来自于二恶英。二恶英不是单一物质,它包括210种化合物,熔点很高,毒性十分大,是砒霜的900倍,有“世纪之毒”之称。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,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。而且,二恶英一旦进入人体,就会长久驻留。

  苏小江向记者介绍了二恶英与垃圾焚烧的相关信息。二恶英通常在焚烧的低温阶段产生,300700℃之间,含氯的物质焚烧后会产生。但是当温度高于850℃,并且连续燃烧超过两秒以上,二恶英就会充分分解。“我们的炉内温度在9001000℃之间,可以控制二恶英的产生量。但是完全避免也不可能,任何焚烧都会或多或少产生这类物质。除了高温控制,我们还采用快速冷却法,防止它再合成。同时采取活性炭吸附方式,因为活性炭的吸附能力强。最后再通过布袋把微小的颗粒拦截下来。”

  但是工厂的实时监测显示屏里并没有二恶英的监测数据,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目前全世界的垃圾焚烧厂均无对二恶英的实时监测手段。廖国勇告诉记者,光大国际常州公司一年测两次二恶英的排放数据,去年11月检测的数据是每立方米0.008毫克和0.016毫克,远低于国内标准每立方米1毫克、欧洲标准每立方米0.1毫克。渗滤液、飞灰、炉渣

  渗滤液、飞灰和炉渣,是除了废气之外,人们对于垃圾焚烧最担心的3样东西。

  光大国际的渗滤液主要产生于垃圾仓内。因为在焚烧前并未仔细分类,所以垃圾仓内各种垃圾都有,餐厨垃圾经过存放发酵之后,会产生大量乌黑恶臭的渗滤液。

  廖国勇告诉记者,这些渗滤液将被导入净水系统,通过生物化学反应和反复过滤之后,被循环利用,公司现在浇花、养鱼、喷泉还有锅炉用的都是这种水。垃圾仓内所有的渗滤液都经过了处理,每日处理渗滤液350吨,水质达到《污水综合排放标准》一级。不过,这种水并不适合饮用。

  据了解,公司和政府部门已经签了协议,焚烧所产生的飞灰和炉渣交由环卫处负责处理,飞灰会经过稳定化技术处理,而炉渣里含有重金属,经过提炼筛选以后,这两样东西作为填埋场的填埋土来使用。

  廖国勇不无遗憾地说,其实炉渣也可以废物利用,做成炉渣砖。公司每天大概产生160180吨的炉渣。在光大国际的其他项目区域,比如宜兴,炉渣就被做成砖头,两毛钱一块。垃圾焚烧可以减少垃圾90%的容积,如果炉渣再利用,等于可以减少97%的容积,对于垃圾减量大有好处。

  缺憾:没做到分类后再焚烧

  在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,垃圾在焚烧之前必须进行严格的分类,不分类不焚烧。而目前,国内的垃圾焚烧发电厂,只管焚烧发电环节。垃圾回收、运输调度、废物处理,都是由政府有关部门负责。光大环保常州公司尽管已是全国领先水平,但在这一点上也不例外:垃圾混合焚烧,没有分类。

  “3年多,没有分类,我估计再过10年也未必能实现分类。一是国民素质达不到,二是后续设施跟不上。你设置了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垃圾箱,但最后垃圾车没分,就等于白分了。即使分类了,塑料、金属、玻璃、废电池、废旧轮胎等等,哪里有这些废旧物品的处理中心?你分了类,还得有处理设施啊!哪里有啊?像日本,分类以后,什么时间收什么垃圾,不同的车来拉,不同的垃圾有不同的垃圾处理设施。现在国内都是大杂烩,反正都是一个车子进去拉。”廖国勇无奈地说。目前还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式

  焚烧是不是目前最好的垃圾处理办法?廖国勇给记者分析了一下。

  在20083月绿色动力环保热电有限公司正式运行之前,常州的生活垃圾都是通过填埋方式处理的,填埋场离市区45公里。

  “填埋场需要土地量很大,露天的垃圾臭味控制不了。另外,填埋垃圾产生的渗滤液污染地下水,土地不能再利用,也不能再种庄稼。当地居民意见很大。”一个普通的填埋场至少规模在250万立方米以上,需要大量土地,有些达到500万立方米,甚至1000万立方米的也有。

  据廖国勇介绍,还有一种方法是高温堆肥,但是没有销路。因为垃圾没有分类,里面的重金属、塑料都在,制作出来的肥料适用性不强,产出来也没有人用。

  廖国勇认为:“焚烧不是最好的方式,但是目前还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式。”在国内目前最好的方式就是焚烧,一是节省土地,二是把对环境的污染降到最低,从固体转换为气体,当然,气体必须要全部达标。垃圾焚烧的减量化很明显,一吨垃圾焚烧后,固体重量可以减少75%,容积减少90%。而且,资源化效率高,一吨垃圾平均发340度电,相当于常州市两户家庭一个月的用电量。

  “总体来讲,目前在没有土地的地方推广焚烧,有土地的地方可以填埋。”廖国勇总结说。

Copyright@http://www.jinway-ep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16606号-1
Powered by Code © 2008-2018 厦门大卫科技有限公司